微墨无殇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8)

全文走ABO设定,朝阳私设15岁,东升私设不秃头

昨天更了一篇肉,大家还没看的话,可以去看看。


这还是朱朝阳第一次进张东升的卧室,他已经很累了,但还是撑着头,想多看几眼卧室的摆件。床顶上的墙挂了一副很大的画,就是一副普通的风景画。一间林间小屋,房子顶上升起炊烟,很温馨可爱。

  “怎么不睡,身体还难受吗?”张东升端了杯温水过来。朱朝阳摇摇头:“还好,就是在想明天见到爸爸该说什么。”主要是该怎么把自己被临时标记和王立的去向给圆过去。

  张东升把被子展开披在他身上:“他们会报警吗?”“.....估计不会,王立才刚出监狱,王瑶不会舍得让他马上回去的。”

  沉默了一会,张东升笑笑,把他塞进被子里:“先睡吧,不然明早上该起不来了。”说完,就要出去。朱朝阳拉住他袖子的一角,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睛:“你不在这睡吗?”“不了,我睡客房就行”张东升坐下亲了亲他的额头:“乖啊,早点睡。”

  被亲了的朱朝阳也不再坚持拉着他了,等张老师出门把灯关上后。朱朝阳忍不住偷偷笑了,用手指抚摸那块被亲过的皮肤,像只偷吃了糖果的小仓鼠。

  果然第二天早上朱永平没报警,还和周春红说朱朝阳睡在他家了。周春红虽然担心,但是第二天见到了“完好无损”的朱朝阳也没说什么。王瑶倒是担心地问了他王立去哪了,他也只说是王立听到朱永平赶过来后害怕,就跑了,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。

  他解释完一切回到家后,颇有些讽刺地笑了。今天他穿了一件带领子的衣服遮住后颈上的信息素抑止贴,但没有一个人发现。不过也好,没发现才好呢,这样自己和张老师的事就不会有人知道了。

  朱朝阳捏紧笔,写了篇日记。他现在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怨恨父亲对他的不关注了,张老师爱他就足够。他拿出英语试卷,刷了一套卷子,做下来居然错了五道题,只有九十分,错的题几乎都是不小心看错的。

  他又写了奥数题,居然破天荒算错了一道大题。朱朝阳抿抿嘴,他现在不想刷题,只想跑到老师家里,然后挂在他身上。他忍啊忍啊,终于还是没忍住,下楼直奔张老师的小区。

  他要去见他的alpha。

  可是这次朝阳失策了,他敲了一会门,却没有人理他,估计是张东升不在家。失落涌上心头,朱朝阳触头丧气地站在电梯门口等着下去,张老师会去哪呢。

  叮!

  “朝阳?你怎么在这?”张东升拎着一只猫笼子,诧异地看着他。话一出口张东升就知道他在这的理由了,除了来找他,还能为什么在这。

  张东升另一只手揽过他的肩,往屋子里走:“吃饭了么?”朱朝阳偏着头去看他提的那只小猫:“还没。”其实冰箱里妈妈留过饭的,只是他着急见张老师,把吃饭这事忘到脑后去了。

  “以前买的小猫,之前总放在我以前的岳父岳母房子里,现在我打算放过来养。”张东升看他感兴趣,直接把笼子塞进他怀里,然后腾出手拿钥匙开门。

  朱朝阳仔细看了看,那是只小母猫,身上两个花色,白色多一点,橘色少一点,还会主动舔他的手指,乖巧可爱。他捧着笼子跟张东升进了门,等坐在沙发上之后,才感觉到一种物是人非之感。

  第一次他来的时候,还是为了勒索张东升三十万。后来就成了他的学生,而现在则是作为张老师的omega进来。他把笼子放在茶几上,一边逗猫一边想。

  “朝阳,你喜欢吃什么啊?”张东升正在把早上买的菜放进冰箱。“我喜欢吃糖醋排骨,还有可乐鸡翅。”几乎是没动脑子,朱朝阳脱口而出。这两样才是他真正爱吃的东西,不是烧麦,也不是虾饺。

  “行,那先给你做可乐鸡翅,下次再做糖醋排骨。”张东升暗暗记下了,原来小孩喜欢吃酸甜口的,那以后就多做一点这种菜。电饭煲里的饭是早上出门前焖好的,现在已经能吃了。

  他把电饭煲打开,用筷子翻乱里头的米饭,让水蒸气出来。做完这个后,张东升再把电饭煲盖上开始做菜。

  饭香味飘得满屋都是,朱朝阳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饥饿,他放下猫,一步一步走到厨房外,隔着玻璃门看张东升。

  “去洗手,准备吃饭。”张东升把菜一个一个端上桌子。他准备了三菜一汤,分别是可乐鸡翅、清炒娃娃菜和一盘楼下买的卤牛肉,汤是蛋花汤,顶上还撒了芝麻和虾米。

  两个人都很放松,边吃边聊。“你爸妈怎么说?”张东升给他夹了个鸡翅。“糊弄过去了,他们本来也不在意我。就是王瑶很关心她弟弟,王立他....”朱朝阳把‘尸体’两个字咽进喉咙:“王立他一直放在水产场,随时都会被发现吧。”

  “我上午去看过了,得有钥匙,否则开不了门。”朱朝阳点点头,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掏了下兜,把一把小钥匙放在桌子上。

  张东升从他的小表情里看出他想要夸奖,于是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。“干得漂亮啊,那晚上我去处理这事,你安心回家睡觉。”朱朝阳腼腆地笑了一下:“那...我下午也呆在这?”

  “你别说,我还刚好有事找你。八月底少年宫要派人去广州参加奥数竞赛,我从唐老师那帮你拿了份报名表,你想参加吗?”朝阳点点头:“好,那我等会把表填了。对了老师,你还去少年宫代课吗?”

  “这个不确定,马上暑假就结束了,到时候奥数班估计没有这么多人。我也在考虑要不要去学校里教书。”少年宫负责人的老公是宁州中学的校长,在他不带课的时候也问过他要不要去宁州中学上课。

  但是当时徐静死了,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回杭市,就没应下。唉,张东升看了一眼啃鸡翅啃得开心的朱朝阳,自己总是被宁州的人绊住手脚。

  尤其是小的这个,招人恨又招人疼。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7)

我服了。

我刚去爱发电创了个号,大家试试复制我发在评论里的编码,然后用微信小程序:极客宝箱,点第一个base64解码,然后就是链接了。

大家先试试这个方式,因为QQ群人数是有上限的,如果还是进不去,再加群可以吗?

如果挂了就dd我一下,我再寻找别的方式。

大家加群:972532292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6)

全文走ABO设定,朝阳私设十五岁,东升私设不秃头。


“呼嘘!”哨子又在响了。

  朱朝阳没什么心情走出去看他们俩,他现在只想摔了手里的游泳眼镜,和所有他能看到的东西。但他还是走了出去,和以前一样,压下心里所有的抱怨、所有的想法。“你们想的怎么样了?”他问严良。

  “我和普普想过了......唉,明天我们就去哈市去找欣欣。”“这是卡,等你们到哈市再把钱提出来吧,不然路上拿着一大包钱也不方便。还有这些钱你们也拿着,路上别饿着。”朱朝阳从口袋里拿出几十块,放到严良手心里。

  解决了这件事,就只剩下张东升的事了。朱朝阳躺在床上,摸摸后颈。他想要张东升,可张东升有妻子,这该怎么办?

  “说好的星期六,怎么今天就来了?”张东升看起来心情不太好,脸上难得没有笑容。“有区别吗?我把卡带来了,我的照片呢?”

  朱朝阳坐在沙发上,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大腿那,看着张东升打包箱子。“你等会,我把这个封好就去拿卡。”朱朝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正在四处打量,他敏锐地发现这个家里似乎少了点东西。

  正当他要开口问的时候,门被敲响了。两个人都是一震,对门外的不速之客起了提防之心。

  来人是叶军和叶驰敏,朱朝阳对他俩印象还不错,叶驰敏虽然在班里也不理他,但有的时候会拦着别人欺负他,是个不错的alpha。正想着,叶驰敏和他对视了:“朱朝阳?”

  朱朝阳抿嘴,他有点害怕这个变故,慌得握紧了手。等张东升去倒水的时候,叶驰敏开始连珠炮似的发问:“朱朝阳你来张老师家上课多久了?”“上小课和上大课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“今天呢?今天你们做什么练习题?给我看一眼呗。”

  他的包里还真有一本奥数题,是走的时候太匆忙忘拿出来了。可是没等他拿出来,张老师就在厨房喊他,让他端水,估计是以为他没带数学题在帮他解围。

  张东升拿着两杯水,眼神阴沉地看他,他的脚步顿住了,不知道该不该往那边走。“你今天就不该来我这。”张东升头偏了一下,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说的话。朱朝阳哪受得了这个,等张东升过去之后,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腿软了。

  等他终于端了两杯水出去的时候,正好听到张东升说的那句话:“不是,是我的爱人刚过世。”

  “哎呀!”水从杯子里洒了出来,滴滴答答,像极了爱情。

  朱朝阳扯了张纸擦桌子,心里还在想张东升妻子过世的事情。哪有这么巧,先是岳父岳母死了,后来妻子又过世,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?

  等叶驰敏他们走后,朱朝阳还是攥着纸巾站在箱子旁,看那张美满的结婚照。他该怎么问,他该问什么?“张老师,你的妻子,是你杀的吗?”张东升拿起箱子上的胶带,开始打包另一个东西。“她是溺水去世的。”

  朱朝阳本能觉得不会这么简单,但他更在意另一个问题:“那....你会二婚吗?”张东升抬眼看他,哭笑不得说:“我发现,你的关注点总是很奇怪啊。应该是不会了吧。”他再也不想经受这么痛苦的感情了。

  朱朝阳抿了抿嘴,走过去抱了抱张东升。他只想安慰安慰张老师,有的时候,他总会觉得张老师很无助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这个拥抱很温暖,也很突然。张东升现在才想起来,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肢体接触过了,最近的一次还是徐静父母死后,痛苦失声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的那次。恍如隔世。张东升放下胶带,把胳膊轻轻放在朱朝阳背上,拍了拍。

  “我没事,你放开吧,我去给你拿卡。”

  朱朝阳把卡插进相机里,上面的照片他只随意翻了翻,确认是自己的照片后就不看了。“这是之前的视频。”他先用相机播放,证明里面的内容后,才把卡递了过去。“好,那我们以后就两不相欠了。”

  “那....我还能问你奥数题吗?”朱朝阳拿出本子,期待地看向他。“我昨天有道题算出来感觉答案不太对,而且方法有点太复杂了。”

  张东升顺着他坐下,看他指的那道题:“假设法做这道题确实不方便,不过你答案没错。你试试把它们整体看成一个数列....”数列法确实方便,只算了两分钟就能得出答案。朱朝阳喜欢数学好的,喜欢成熟稳重的,有的时候,他会觉得张老师就是上天派给他的天使。

  可是他的天使不喜欢他。“张老师,你喜欢什么样的omega啊?”好像是聊天时随口一问,又好像是故意为之。

  张东升沉默了一会,然后说道:“你还小,知道什么是喜欢吗?”张东升觉得不对,他不是自恋的人,但朱朝阳的表现很不对。

  毕竟,会一直问一个人喜欢什么类型的人,不是媒婆,就是暗恋。但是朱朝阳年纪小,应该是自己感觉错了。

  “我不小了,我今年十五岁。如果我当时上学早,现在已经是高中生了。”朱朝阳没说的是,他们班里已经有一对情侣了,那就是初中生,也是知道和拥有感情的。

  而且,一般的omega的发情期会在十六岁到十七岁的时候来,那是omega性成熟的标志。从这方面说,朱朝阳很快就要成年了。“我三十了,十五岁跟我比起来依旧是个孩子啊。”张东升隐晦地暗示,但其实他心里已经不再计较之前对朱朝阳他们勒索他这件事了。

  毕竟,他已经很久没被人爱过,这种感觉很新奇,也让他害怕,他会躲避这种感情,但不会去践踏。

  “那....我以后还能来张老师家补课吗?”

  张东升转头,看到朱朝阳紧张地吞咽口水:“可以,我最近也没什么事,你想来就来吧。”



估计下章开车,艹,我一个海棠混的,居然前六章都那么纯情。真是丢脸。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5)

全文走ABO设定,朝阳私设15岁,东升私设不秃头。


“张老师....我今天可能不能去你家了。”

 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些失真,但仍能听出来那头的不悦。“你要反悔吗?”

  “不是...我..我,我被车撞了,我妈要带我去医院包扎。而且我也得检查一下,上次的病又犯了。”朱朝阳的声音软软的,无疑是在示弱。

  张东升听他这么说,态度也逐渐缓和:“那行,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我有课,你星期六再来我家吧。”说完又补了一句:“....你多注意身体。”

  “嗯。谢谢老师。”

  周春红还站在外面等他,见他出来后赶紧担心地拉着他的手:“什么电话那么重要,赶紧跟妈去医院。王瑶那个疯婆子!”

  刚刚痛失爱女的王瑶拦在他买酱油的路上,对他又踢又打,把额头都打破了一块。不过这些朱朝阳并不在意,他更害怕的是自己不小心脱口而出的那句“不是我”。

  不过还好,这句也能被圆回来。毕竟她那么凶,自己害怕也是应该的。但是她那么闹,爸爸都不说什么......朱朝阳咬紧牙关,垂着眼睛不让愤恨泄露出来。

  第二天他和严良普普先去把相机偷了回来,还好还好,相机没电了,估计警察没看到里面的内容。

  朱朝阳捧着相机去打印店赶紧又复制了一张卡,这样把自己的照片换回来后,手里还能攥住张东升的把柄,严良那边也好交代。

  这,这也不能怪我,是你们逼我的。他攥紧了卡,把备份过的卡放进抽屉里,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。

  “呼!”是哨子的声音。朱朝阳推开门上阳台一看,随着隔着一段距离,但依稀能看出来严良和普普的焦急神色。

  “怎么了?”严良看上去快气炸了:“张东升那混蛋不给我们打钱。他说,我们收了钱已经是敲诈勒索,在法律上属于犯罪。万一,万一我们去报警,那警察也会把我们送进少管所!”

  “是啊,朝阳哥哥,这可怎么办?”普普声音里带着哭腔。

  “他说的...确实没错,你们让我想想。”朱朝阳双手捂住下半边脸,许久过后才说:“这样...要不,我们就拿这三万块钱先去给欣欣治病。”

  严良瞪大眼睛,拎起他的衣领:“什么?!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?三万块钱怎么治得好欣欣的病!”

  “普普,严良,你们听我说。”朱朝阳把自己从严良的手下解救出来:“我们收了钱去报警确实会被关进少管所,而且三万块钱怎么说也能缓解一下欣欣的病情。欣欣的家里不可能一分不出,不给欣欣治病吧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至少还有三万块钱,如果去报警,可就一分都没有了!”朱朝阳吼道。

  严良和普普颓唐地坐在地上,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“咱们赶快把这钱给欣欣送去吧,钱总是越早到越好的,再拖一段时间,也不知道欣欣的病情会怎么样。”

  “唉,让我和普普在想想吧。明天再来找你。”

  目送着严良和普普远去,朝阳终于松了口气,这下可算能把他俩送走了。

  虽然这个暑假已经过于精彩纷呈,但是补习班还是依旧要上。奥数和高中数学不同,更复杂,也更迷人,几乎可以说是另一个领域,让朱朝阳深深地沉溺于此。

  “关于心形线呢,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,是跟笛卡尔有关。说笛卡尔和美丽的瑞典公主相爱了,因为他们之间相差了三十多岁....”

  相差三十多岁也能相爱吗?这么一比十多岁好像还好。朱朝阳心里默默想着。

  “这个故事还有另一个版本,说是公主根本不在乎笛卡尔,笛卡尔也不是死于疾病,而是死于背叛。”说到这,朱朝阳的视线和张东升相撞,他心里一震,马上想起了自己备份卡。

  “所以究竟是相信真相,还是童话,是你们每个人的选择。”张东升转过身去,擦掉黑板上的心形线,讲起了下一道题。

  课上完了,朱朝阳背上书包,叫住快要出门的张东升。“张老师!”张东升脚步一顿,退了几步回头看他:“怎么了,有什么课堂上没听懂的地方吗?”

  “你知道我来找你不是因为这个。”朱朝阳控制不住心跳的频率,他现在觉得心都快蹦出嗓子,每说一句话都担心把它吐出来。

  张东升依旧笑着,说出来的话却不那么友好:“前天你跟我说被车撞,今天就能来上课了?”听出张老师的意思后,朱朝阳不知为什么心里特别委屈,他一撩头发,把还没完全脱落的伤疤给他看:“我没说谎。”

  “嗯,是老师误会了。对了,你的病查出原因了没有?”朱朝阳摇摇头:“刚拍了片子,医生说下星期再去拿。”

  张东升话题一转,又把事情撤回了正轨:“相机带了吗?”“...没有。”“你还记得你的照片在我这吗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。”

  突然有个老师从他们侧边路过:“还没走呢。”张东升条件反射的扶住朱朝阳的肩膀,把那个老师应付过去。

  朱朝阳一动都不敢动,眼睛一直往那只扶在他肩膀上的手看。“星期六我在家等你,希望这次你遵守诺言,不要让我等太久了。”说着,张东升用手指点了点朱朝阳的胸口,力道之大恨不得在他身上开几个洞。

  说完张东升转身就走,但朝阳还想问他个问题。“张老师!你相信哪个?”

  笛卡尔的故事张东升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是在初中,但当时知道的仅仅是童话版本。等他上大学遇见徐静之后,才知道了第二个版本。

  他还记得他当时搂着徐静走在大学里,笑着说我只喜欢第一个童话的,因为我的瑞典公主已经嫁给我了,我和笛卡尔在感情上是不一样的。

  现在看来,他和笛卡尔的确不一样,他比笛卡尔要悲惨多了。

  张东升把自己从回忆里拉出来:“我的证明不了什么,你自己的答案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永别了,我的瑞典公主。

今天出去玩啦,晚上看看能不能更新吧

嘿嘿😁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4)

全文走ABO设定,朝阳私设十五岁,东升私设不秃头。

第一次发的被屏蔽了,可惜你们给我的评论了呜呜呜


  被张东升从后面压在门上之后,朱朝阳脑子里闪过很多以前看过的新闻报道。某地女性omega被犯罪团体jian杀,某中小学生被wei亵,等等等等有关性的犯罪。

  当电视播到这些内容时,妈妈总是会把频道换掉,换成少儿频道,好像这么做那些案件就没发生一样。

  张东升轻而易举地把他双手捆在椅子上,嘴上还带了个口jia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朱朝阳忍不住哭了,他哪见过这阵仗,只能一边哭一边呜呜地叫。

  “你别叫了,我家里隔音很好的。”张东升从房间里拿出一台相机,对着朱朝阳调了调光圈和对焦。“咔嚓”他点开看看,拍得还可以。“你们不是喜欢拍照吗,我也给你拍几张。”

  说完,张东升放下相机,走过来动手脱他裤子。“唔唔...呜呜呜......”朱朝阳死命蹬他,但小孩子的力气能有多大,他被拽着脚踝抬起双腿,裤子一下就滑下去了。

  “你老实点。”张东升被他折腾得不耐烦了,故意把信息素放出来吓他。张东升的信息素是书页的味道,就像在打印店里刚取出来的温热的教材。但这么温和的味道里还搀着一丝很稀少,几乎闻不出来的铁锈味,那是血。

  “唔...”

  朱朝阳身子软了下来,他在alpha对omega的天然压制里落败,只能垂着眼睛小声抽泣。被这股信息素引着,他失了对腺体的掌控,也散出一股糖水味来。

  张东升蹲在他面前,拿着相机拍了好几张照片,顺手还把他的上衣往上提了提,露出胸口小小的、粉嫩嫩的ru头。还是不够。张东升又把他的内裤脱了,对着小孩光luo的身子拍了好一会,这才把他嘴里的口枷拿下来。

  “咱们现在能谈谈了?”张东升冲他晃晃手里满是裸照的相机,嘴角还是那抹气人的笑容。

  “...呜呜.....张老师...我错了,你把照片还给我...我妈知道会杀了我的,张老师....呜......”朱朝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变成报道里的一员了,还是充当受害者的角色。

  张东升听他哭成这样,心里也有点后悔,不过这些后悔很快就被压下去了。他把朱朝阳的衣物一件件穿回去,又给他松绑。

  “我不会给别人看的,只要你把相机偷过来给我,我就把这张卡给你。公平交易,我再给你点零花钱,怎么样?”张东升不是个爱欺负孩子的性格,但是这群孩子实在太过分了。

  朱朝阳揉着手腕,不知该怎么是好:“我....我.....”他哭得鼻子都红了,倒显出几分可爱来。

  “你想让这些照片贴的哪都是吗?”张东升朝他打开相机屏幕,一张张光luo的照片刺得他眼睛都疼了。“...我明天就把相机拿来,你不要骗我。”朱朝阳还能怎么样,只能这么办。

  张东升放下相机,抽了张餐巾纸给他擦脸:“这才是乖孩子,别哭了啊。”

  朱朝阳依旧抽泣,他有些管不住自己的鼻腔,眼泪停不下来。“啊!”后颈又是一阵刺痛,他疼得跪倒在地,捂着后颈瘫软下来。

  “怎么了!?”张东升瞪大了眼睛,赶紧把朱朝阳搂紧怀里。“让我看看,你怎么了?”“...疼.....”这次朱朝阳的腺体疼得很厉害,持续时间也比上次长了很多。

  张东升拿了止疼药来,就着热水让朱朝阳吃了下去:“你让你家长带你去医院看看,别耽误了身体。”朱超阳疼得说不出话,他艰难地点点头,往张东升怀里又缩了缩。

  “唉,你是个好孩子,别学你那两个朋友,搞什么敲诈勒索。你成绩那么好,以后肯定能考上好大学,出人头地的。”张东升摸了摸他的头发,苦口婆心地劝他。

  后颈的疼痛慢慢褪去,朱朝阳伸手抱住张东升,把脑袋整个埋进他怀里,声音闷闷地说:“张老师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能把卡给我吗,我明天一定给你带相机来。”

  张东升摸他头发的动作停了四五秒,然后顺着后脑直接划到后颈处,手指捏在他的腺体上。“你觉得我会答应吗?你别想那么多,明天把相机给我拿过来,我要不是为了相机,要你的照片有什么用?”

  “....嗯,那我什么时候过来?”朱朝阳认命了。

  “好孩子,明天也下午两点吧,我在家里等你。”张东升给他整理好衣服,擦干脸上的泪珠,送到门口。

  朱朝阳抽了抽鼻子,准备开门的时候像想到什么似的回头问他:“那我今天没拿钱回去该怎么说?”

  “这卡里是三万块,你回去就跟他们说我没有那么多钱,一周打三万块在卡里,暑假结束这卡里就是三十万了。”张东升从书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他。

  他现在好像不是那么害怕张东升了,可能是破罐子破摔吧。毕竟luo照都拍了,张东升还会杀了他吗?

  朱朝阳接过卡,抬头问他:“张老师你考得是什么大学啊?”

  “我吗,我考的是浙江大学。那是个好学校,不过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一般都在北大和清华里选吧?”张东升给他拉开门。

  “我...我就问问。”他迈步出门,站在走廊里往回看,忽然觉得张东升的家很像一个魔窟,自己从里面逃出来真不容易。

  可是事情远没有那么顺利地结束。朱朝阳跑到警察局门口的时候,严良已经跑进去准备报警了,好不容易叫他出来之后,那个胖胖的老警察还追着严良跑。等他们会合的时候,星星和月亮都出来了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!要是警察看到了怎么办?他们就要去抓张东升了,这交易也泡汤了!”朱朝阳忍不住吼了严良。

  “我自己弄丢的自己找。”说完严良转身就走。

  朱朝阳焦躁地舔了舔上唇,耐着性子和普普道别。可是他一回到家就狠狠地一拳锤在床上,恨不得这一拳锤得就是严良的脑袋。

  他们三个人的身家性命全系在那个相机上,这也是能随便弄丢的东西吗!

  明天可怎么办?朱朝阳咬住嘴唇,两只手在裤子上反复揉搓。

  我明天可拿什么去和张东升换啊?!

  

  PS:是不是每个人小时候都想过清华和北大该上哪个好?还有哦,不用急着要车,车是肯定会有的,否则我写什么ABO。但是凡事都要有个水到渠成嘛,至少得等张老师恢复单身的对不对。

  又PS:今天双更,希望你们在评论区夸夸我哦。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3)

    全文走ABO设定,朝阳私设15岁,东升私设不秃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朝阳汗毛倒竖,霎时间起了一身冷汗。严良身为他们中唯一的alpha,顺势往前走了几步,挡在他和普普身前:“别过来。”

  “咱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,你们看到的其实是一场意外...”“你别撒谎了,我们都拍下来了。”普普打断了他的话。张东升闻言敛了笑容:“...你们想要什么?钱?我可以花钱把这视频买下来。”

  一瞬间,朱朝阳敢说他们三个都想到了医治岳欣的那三十万块。果不其然,严良态度有所缓和:“你刚才说,能给我们多少钱?”“这个可以商量,但前提是我要先看视频,万一你们骗我呢。”

  “朝阳,去拿相机。”

  朱朝阳心里有些不赞同,这无异于与虎谋皮,但现在不能在张东升面前反驳严良,否则成什么了。

  等张东升一走,他马上提出了自己的异议:“严良,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,他万一拿不出来要跟我们鱼死网破怎么办?”严良揉揉鼻子:“他一个大人能拿不出三十万?”“可这是勒索啊!”

  严良垂下眼睛:“没事,你要是不想干就算了,这是我和普普的事。”“我也不是这个意思,就是....还想多考虑考虑,感觉不太好。”严良听到最后,有些奇怪地抬眼看他:“我怎么觉着...你在为他考虑啊。”

  “你别胡说,怎么可能!”朱朝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:“我先回去了,明天再来找你们!”

  今晚对朱朝阳来说是个纠结的晚上,他喝了口牛奶,拿着笔想把自己的思路记下来。勒索张东升固然不太好,但是如果拿到那三十万了,岳欣就一定能得救,而且....他应该,也许是有三十万的吧。

  从另一方面讲,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,万一张东升不想给他们钱怎么办。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结果,朱朝阳放下笔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写了满本子的张东升。

  这可不能让别人看到,他把那页纸撕下来冲进马桶,可心里的乱麻却不能简简单单地忽略掉。

  后颈里的腺体又痛了,突然针扎一样,疼得朱朝阳跪在地上。“啊...”这是怎么回事?

  朱朝阳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就犯过这病,当时还因为这个迟上了一年学,导致现在十五岁才上初二。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,半分钟后他就能站起来了。

  等妈妈回来得跟她说,去趟医院看看。朱朝阳这么想着,躺回了床上。但是在此之前,还得先处理完三十万的事。

  “明天我一个人去和他说,你和普普在外头等我,要是四点我没出来的话,就去派出所报警。”严良听完朱朝阳这话,有点犹豫地说:“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?”普普也有点担心:“对啊,朝阳哥哥,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  朱朝阳其实带了私心,但还是安慰普普说:“没事的,就拿个钱而已,很快我就出来了。再说,相机在你们手里,他不敢杀我的。”

  第二天,朱朝阳背了个包,伪装出里面有相机的模样,独自一人敲开张东升的门。

  走廊光线不好,他又紧张,不知不觉就出了层薄汗,流进眼睛里蛰得刺痛。“就你一个人吗?”张东升开门后有些诧异,这几个孩子鬼灵精,怎么就来了一个。

  “就我一个”朱朝阳点点头,又补了后半句:“但如果我四点前没回去,他们会报警的。”张东升往后退了一步:“这种话就别在外头说了,进来吧。”

  朱朝阳低着头,紧张到同手同脚。这是他和张东升距离最近的一次,也是最危险的一次。

  “过来坐吧。”张东升回了位子,表情和上课的时候别无二致,一点都看不出来杀人犯的影子。“怎么就你一个人来,那两个小朋友呢?”

  朝阳怕自己说漏什么:“他们有事。”张东升见没套出话来,一边削苹果一边闲聊:“我看你们年纪不一样大,是一个学校的吗?”

  “....别说这个了,你把钱给我,我就走。”朝阳心里还是很纠结,一边想和他多聊几句,一边又害怕说出什么不该说的。

  张东升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,递了块苹果给他。“我不吃,你快把钱给我。”朱朝阳汗毛都竖起来了,这情况不太对。

  “朱朝阳,要我给你钱也没问题,但是你先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三十万。这可不是个小数目,万一你们去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,警察一样会查到我身上。”

  朱朝阳咽了口口水,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:“...普普的弟弟生病了,需要三十万治病。”张东升听出了几分意思:“也就是说你一分钱都分不到?”

  “不是,我本来也不是为了钱,你不要挑拨离间!”张东升继续削苹果剩下的皮:“我只是觉得,你那么聪明,费尽心机和我周旋,最后一分钱都拿不到也挺可怜的。这样吧,我给你三万,你把相机拿给我,我们俩双赢。”

  “...我不会这么做的,他们是我的朋友。”朱朝阳拒绝了。

  客厅陷入了一片死寂,只有张东升削苹果的声音。朱朝阳往周边看了看,忽然看到一张结婚照,他愣住了:“你结婚了?”

  张东升跟着他的视线看向结婚照,笑容有点发苦:“我都三十了,当然结婚了。”结婚照里徐静笑容甜蜜的样子已经很久不见了,也对,一个铁了心要和自己离婚的人又怎么会露出甜蜜的笑容呢。

  “你长大了想找什么样的alpha啊?”张东升顺口问了句,就像是长辈调侃晚辈的问法。

  听到这个问题,朱朝阳很想嘲讽地笑一下。怎么回答?说我想找你这种alpha?这不搞笑吗。

  “我想先拿钱走,你把钱给我吧。”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以前的问题。“那你先把相机给我,我就把钱给你。”

  朱朝阳站起来:“相机不在我身上,你先把钱给我,我们再找个安全的地方把相机给你。”“如果我今天没回去,他们俩就会拿着相机去报警,而且以后我们每天都会见面。”

  他深吸一口气,直视张东升:“而且只有有一天,一个人不再,剩下的人就会去报警。所以你不要对我们做什么。”

  张东升垂下眼睛想了一会,又抬头看他,嘴角带笑:“这是你想出来的主意?你真的很聪明。”

  “你先把钱给我,我们一定会把相机给你的。”

  张东升放下手里的苹果:“我说过了,我又不是什么有钱人,没钱给你们。”他把刀也放在桌子上,慢慢走近朱朝阳。

  “而且,我确实不能杀你,但是一个alpha能对omega做的事太多了,你不会想知道的。”

  他抬头看看时钟:“还有一个半小时,时间足够了。”

  朱朝阳看着他从抽屉里拿出来的麻绳,跳下沙发就往门口冲。




你们猜前期的小白兔朝阳他跑掉了吗?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2)

         全文走ABO设定,朝阳私设15岁,东升私设不秃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最近的梦总是一样的。朱朝阳看着书店,慢慢地走进去,他不记得自己要做什么,只想去买书。书店里的人很多,但都看不清脸,他走到书柜前,慢慢拿起一本数学练习册。

  朱朝阳数学最好,但其他科目也不差,也应该买点练习题了。但是....他就是想拿数学的。“这道题你在这做辅助线,然后建个坐标系试试。”

  熟悉的声音,好像在哪听过。

  他抬起头,果然是那个数学老师。

  这...是梦吧。朱朝阳猛扑过去,把那个数学老师按倒在身下,倒地的同时书店变成旅店,底下是白色的大床。

  他毫无章法地亲他,像小鸡啄米一样,最后亲累了就在他怀里趴着。

  “你叫什么?”男人不回答。

  “你爱我吗?”男人也不回答。

  “那你抱抱我吧。”男人收拢手,把他搂在怀里,安全感扑面而来。

  朱朝阳却猛地惊醒,现在夜色还深,他看了看表,三点四十。但他再也睡不着了,他伸出手摸了摸胯下,一片湿滑黏腻。时隔三月,他又遗精了。

  十五岁的孩子又不是第一次遗精,并不会感到特别的羞耻,但是内裤还是要洗的。朱朝阳换下内裤,打算到水房洗了它。

  比起遗精,另一件事让他更加羞愧难当。他怎么会对一个见了两面的杀人犯有那种....心思呢。而且杀人犯都那么大了,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。他除了长得好看、喜欢数学、气质温和、思维成熟不幼稚,也没有别的优点,自己怎么会老想着他?!

  朱朝阳一边洗,一边想起来以前因为无聊看过的弗洛伊德作品。这难道是恋父情节吗?可是我又没了解过他。这怎么可能呢......

  现在房子里只有他一个,严良和普普已经出去住了。他捏着那封早已经写好的警告信,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终于到去少年宫试课的那天,朱朝阳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,左手微微撑在脸颊旁,怕那人发现自己。

  他一边听课一边出神,毕竟是试听课,讲得东西能有多难。但是张老师的声音很好听,给这些他已经知道的内容镀了一层光,让他能够静心去听讲。

  张东升...张东升...朱朝阳...

  朱朝阳用手指在卷子上细细描摹他俩的名字,东升朝阳,朝阳东升,多配的名字,就像是...情侣名一样。

  卷子很快就做完了,但他依旧坐在位置上没有交卷,他必须等到卷子在将台上叠起一定数量后,才能把信和卷子一起交上去。

  朱朝阳撑着下巴看窗外,无意间扫到朱晶晶正在往楼上走,等等,她为什么会往楼上走?

  他咬咬牙,快步上讲台把信和卷子塞进了试卷堆里,赶快跑出教室,往朱晶晶上楼的地方走去。

  “原来你们两个是一伙的,是你叫她来欺负我!”朱晶晶看到朱朝阳也来了,又哭又叫地吼他。“不是的,朱晶晶,你误会了。”朱朝阳赶紧解释,怕等会她到爸爸面前乱说。

  朱晶晶哪里肯听:“你们俩等着吧,我去叫我爸,让他打死你!”最后一句话分明是朝着朱朝阳说的。“你不是想和我抢爸爸吗,你做梦,他都和我说了,他只喜欢我,根本不喜欢你!”

  然后她就下去了。

  字面意义上的下去,摔得粉身碎骨。

  朱朝阳看着自己的手,被普普拉着跑下楼,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。“朝阳哥哥,你还好吧?”普普问他。“嗯...”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朱晶晶...她就那么死了?

  直到晚上他才有些缓过来,真正接受这个事实。朱晶晶死了,他亲手葬送了一条人命。那现在该怎么办,不能让警察查到自己身上。

  朱朝阳在脑子里过了遍说辞,又想了想警察可能会问的问题,这才平静下来。

  平静下来后,他忍不住“噗嗤”一下笑出声。多好啊,朱晶晶死得多好啊,没有人会和他抢爸爸了,没有人了。

  但是,普普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严良呢?她当时只说我们两个都在五楼,但是没说是自己把朱晶晶推下去的。等到只有她和严良两个人的时候,她会告诉严良是自己杀的朱晶晶吗?

  朱朝阳不敢继续往下想了,在想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。他捂住了自己的后颈,那里又一点点疼,也许是错觉吧。

  他试着放出一点信息素,他的信息素是甜甜的糖水味,就是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带了一点苦,像凉茶一样的苦。朱朝阳一言不发,又把信息素收了回去。

  他已经不能回头了。

  第二天他谨慎了很多,没让严良和普普来家里吃饭。因为他总觉得警察这几天会来问他点事,如果警察已经知道自己那天也在少年宫的话。

  果然来了。

  领头的警察是叶驰敏的爸爸,一个很阳光、很有亲和力的alpha。朱朝阳有点紧张,控制不住地用手摩擦裤子。叶军也看出来,刻意又往后挪了挪:“你别紧张,叔叔来呢,就是想问问你上次去少年宫是什么时候。”

  朱朝阳半真半假地说了之前想好的回答,努力装出微微紧张的样子。

  等警察问完话走了,他也该送别严良和普普他们。他们明天一早就要去哈市了,来之不易的两个朋友走后,他估计又要变成以前的样子,一个人独来独往。不过走了也好,这样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杀过朱晶晶的事了。

  他多拿了点钱给严良和普普:“这些钱就拿着吧,路上别让普普饿着。”普普睁着大眼睛,仰头说:“朝阳哥哥,等我弟弟病好了,我一定带他来看你,你可别忘了我们。”

  “嗯,不会的,我们是朋友。”他笑了,摸摸普普的头发。

  “朱朝阳。”张东升站在他背后,微笑着看他。

  “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

  下篇终于要写到两个高智商互相飙戏了,我以为我能很快就写完来着,是我高估了自己。

【东升朝阳】笛卡尔不会背叛ABO(1)

全文走ABO设定,朝阳私设15岁,东升私设不秃头。



“假正经,敏敏我跟你说,这种人以后就是骚货。”初中生对脏话并没有特别大的概念,这个女孩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来的骂人话,随口就和叶驰敏说了。

  叶驰敏虽然看不惯朱朝阳的做法,但本能觉得“骚货”这种词骂一个omega,实在有些过分了。她拉拉朋友的袖子:“我们不和他这种人计较,等会放学,咱们等会去小卖铺买点仙草冻吧。”

  朱朝阳在很多学生眼里都是这个印象,身为一个不讨喜的omega,偏偏学习好得过分,这次又是年级第一。

  “冰箱里有新包的烧麦和蒸饺,妈后天就回来回来给你做鱼吃。”朱朝阳点点头,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默默地整理好了书包。

  自从爸妈离婚后,他的每个暑假几乎都是一个样子,在家学习,看书,偶尔和爸爸出去逛一逛,但很快爸爸就会被王瑶阿姨和朱晶晶拽走。

  以前只有王瑶阿姨会这么干,但随着朱晶晶越长越大,朱朝阳不止一次会在她的眼睛里看到明显的恶意和嘲笑。毕竟会撒娇的香香软软的omega多好啊,跟他这种一点都不可爱的omega比起来,简直就像天上的云朵。

  回家的路上他趁着还没天黑去了趟书店,之前的数学卷子他都做完了。黄冈小状元、王后雄、举一反三....朱朝阳抽了一本高二的练习题出来,这本题库他之前做过,难度挺好,不那么简单。

  “这道题你试试从这做辅助线,然后建个坐标系试试。”他抬头看了一眼,是个约莫三十岁的男姓alpha,戴了副眼镜,看着温文尔雅。“可是答案还是不对。”朱朝阳把书往男人那边举了举。

  男人接过书,仔细看了会:“你没错,是答案印错行了。”朱朝阳拿过书塞了回去,这种印错行的试题卷他做着难受。

  现在他反而对这个男人有点好奇。“您是老师吗?”他抿了抿嘴,试探地问。“嗯,对。我教数学。”

  “那您在哪个学校教书?”

  那男人一顿:“我没在学校,在少年宫里教补习班。”“嗯...”对话结束。朱朝阳也不是个外向的,他装作挑出的样子,眼角余光瞟到男人走到下一个书柜前。

  少年宫......是他暑假要报奥数班的地方。

  夏天的宁州用火炉比都是轻的,朱朝阳拿着牛奶进了屋,一边喝冷牛奶一边看《笛卡尔传》。其实他挺喜欢喝牛奶,就是妈妈总让他热了喝,这大夏天的,他又有点猫舌头,哪里喝得下去热牛奶。

  扣扣扣!

  朱朝阳抬头看向门那边:“谁啊?”没声音回答,但是外头的人又敲了敲门。他给门开了一条缝,看到铁栏杆外头是两个小孩才放心地把门拉开。

  “朝阳,好久不见,你还记得我吗?”脏兮兮的大男孩领着同样脏兮兮的小女孩冲他说道。朱朝阳有点想起来了,这是他小时候一起玩过的朋友,叫什么来着?

  “你是不是姓严?”朱朝阳实在记不得他的名字了。那大男孩笑了:“严良。这是普普。普普,这是朱朝阳,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。”

  最好的朋友吗?朱朝阳愣了愣,原来有人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吗?

  那个叫普普的omega长相乖巧,眼睛大大的,像是扶贫山区那个海报上的小女孩。“你们进来吧。”

  他们三个聊了会天,朱朝阳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大概遭遇,但对于让不让他们留下来还是有点犹豫。严良毕竟是个alpha,和他们两个omega睡在一块还是不好。

  “你们留下来吧。但是严良你是alpha,睡客厅里可以吗?”朱朝阳低着头说。“行啊,我睡哪都可以,让普普睡好点就行了。”严良说完后,朱朝阳看了看普普,那女孩属实乖巧可爱,如果朱晶晶也这样该多好。

  小孩子的好感来得很快,就像是流星划过天空,月亮绕着地球,他们三个成了朋友,就像是数学里最稳固的三角形一样。

  “朝阳哥哥,你们看,那两个老人是被推下去的。”普普高举着相机,里头是他们三个人唱小白船的视频。

  “蓝蓝的天空银河里,有只小白船,船上有棵桂花树....”

  “船上有棵桂花树....”

  “船上有棵....”

  “白兔在游玩....”

  朱朝阳放下相机,跑到电话边上:“这得赶紧报警啊!”可他刚播到一半电话就被严良按了。“你干嘛?”严良瞪着他,好像心里有口气发不出来一样:“我们不能回福利院。”“为什么不能回?”他莫名其妙。

  这回换了普普出来详细地讲了岳欣的事。

  等等,不会吧,朱朝阳意识到了一个问题。他不敢置信地看向严良和普普,他们不会觉得靠他们两个人能在岳欣死之前拿到三十万吧?

  “那你们打算怎么弄到三十万?”严良回他:“我打工,然后再和我爸以前的朋友借钱,反正总有一天会还上的。”

  朱朝阳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是他们疯了还是我疯了,就这么攒钱,怕是钱弄到手后,岳欣的坟头草的两米高了。“那....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.....”他心里想反驳他们说的赚钱方式,但嘴上说不出来,只能憋出来这么一句。

  “那个杀人犯长这样。”普普画了个大概的样子出来给朱朝阳和严良看。这个人,说实话,长得有点像他之前在书店里遇到的那个老师,朱朝阳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,没有那颗痣。还好还好,不是他。

  “我们找到他之后给他写一封警告信,这样他就不敢杀人了。”

  “说得对,这是个好主意。”

以后谁还敢写真人CP

本来真人CP就有一个默认的规矩:同人文并不上升正主。隔壁很大的真人CP圈也没像XZF一样那么排斥耽美啊,更何况XZ还是靠陈情令这个耽美剧火的。

再说一个我道听途说的消息吧,《下坠》的作者好像是个学生,被人人肉出来告到了她的学校,甚至可能会留案底。大大真的实惨,明明是为爱发电,结果被自家人打死。

这么一操作,还有谁敢写真人CP?万一被留案底了呢?

XZF真的是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。

PS:我睡觉去了,大半夜的气都气饱了